斯文败类

中度抑郁/思维跨越/斗志尚未充值

某不坦率君的故事(中)

目测下篇要走外链。



【终于把这群醉鬼拖回来了】陈果将几个醉成烂泥的人拽到宿舍床上,揉了揉发酸的肩膀,回头对扛着莫凡的包荣兴招呼了一声【包子你安顿好莫凡也快睡吧啊】

 

【哎好!你先回房吧,老板娘】包子把扛在肩上的莫凡又向上托了托,向陈果应了声,打开房门,大步跨进,弯腰把肩上的莫凡放在床上,原本挂在肩上的仓鼠身子一沾床就把自己蜷缩成糯米团裹进被子里,一会儿包荣兴就听到了被子里传来的细小的呼噜声。打扰人家睡觉总是不好的嘛。包荣兴这样想着,把床头灯打开,调暗,把莫凡一并裹进被子里的鞋子扒拉出来,抬眼看到暗黄色的光线打在恋人的脸上,睫毛还微微颤动着。【睡的很香嘛,真像只仓鼠一样】包荣兴小声嘟囔着,接着便找了条浴巾去洗澡,临走前一并将房间里的白炽灯关上了。

 

【啪嗒】

 

莫凡睁开眼,床头的暗黄色的灯光并不刺眼,揉了揉仍充满困意的两眼,莫凡从被子里钻出来,背靠着床头愣愣地坐着,眼睛盯着眼前白色的被单,脑子里空荡荡的,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去思考。这种放空状态不知持续了有多久,莫凡一晃神忽然想到包荣兴。

 

包荣兴。

 

包荣兴包荣兴包荣兴...

 

满脑子都回响着包荣兴,念着包荣兴这个名字,大脑渐渐活跃起来,全身血液也涌动循环起来,莫凡嘴唇微张,想呼唤出脑海中的那个人的姓名,但嗓子似乎被封住了,半天只能发出细微的声音。喉头好干好涩,莫凡用手按了按喉咙,接着便听到【咔嗒】一声,房门开了。

 

开门走进来的自然是包荣兴。

 

莫凡在听到开门声的一瞬间条件反射地想要伸出胳膊,但在看到包荣兴走进来时动作一顿,包荣兴显然正从浴室出来,只在下身裹着一条浴巾,左手按着条毛巾在湿漉漉的头发上擦拭着,向床边走过来,【醒了?】包荣兴开口,空闲的右手拉住莫凡伸出的下落的手臂,四指沿着手臂内侧滑到手心,拇指在莫凡凸起的指骨上轻揉着,莫凡的身子不由自主打了个颤栗,隐隐觉得面前的恋人很是陌生,陌生的可怕,像是忽然发现家中傻里傻气会摇着尾巴屁颠屁颠跑来接你回家的金毛犬忽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头成年狮,一双兽眼里透着冷漠,轻浮,还有...想要把自己拆食入腹的欲望。

TBC.

某不坦率君的故事(中)

今天的第二更。

唔肉已经在炖了。



夜色已深,路边的霓虹灯闪烁着耀眼的光,将这条街映得五光十色。一群醉鬼正晃晃悠悠歪歪斜斜步履蹒跚的走在这条街上。

 

【哎我还没喝完呢,猥琐方我们继续!】魏琛方锐两个醉鬼勾肩搭背,在大街上高谈阔论,时不时哀叹一声,感叹下时光飞逝,人生啊人生。关榕飞和伍晨在旁边搀着醉鬼二人组,他们两人倒也喝了不少,走起路来脚步也有些不稳,几个不沾酒的未成年人和大学生扛着一杯倒的叶修,苏沐橙陈果唐柔三个姑娘挽着手看着几个平常在荣耀里叱咤的大神们的搞笑样子一边咯咯地笑,甚至拿出手机连闪光灯也不关就毫不忌讳的开始拍照。几个醉酒的人在前面迈着歪歪扭扭的步子,大声感叹着,好不热闹。而包荣兴虽也喝了不少,但以往跟结识的兄弟们经常互相灌酒,酒量自然比这帮人好得多。但往常兴欣这样热闹的时候,包荣兴是毫不犹豫的加入其中的。现在他却走在三个女生的后面,而在他的后面,是莫凡。


包荣兴边走着边听着身后人的脚步声,心中很是疑惑,今晚聚会时自己让莫凡来一起跟老魏他们喝酒,莫凡像往常一样拒绝了,独自坐在一旁嗑着瓜子,还是平日里那副不愿亲近人的样子。一切都跟平时一样,但包荣兴却对今晚的莫凡感到奇怪,并且还说不出来。保持着【恋人之间就该相互理解】的观念,包荣兴一边走一边想着奇怪的原因。是自己对莫仓鼠不够热情么?那是因为今天晚上的瓜子不好吃?想着想着,身后的脚步声停下了,包荣兴随即也停下,转过头看着身后的人。那人戴着蓝色卫衣上的帽子,双手插在兴欣队服上衣的口袋里,他低着头,稍长的刘海垂下来,遮住了小半边脸,包荣兴看不清他的表情,而莫凡也是这样一直低着头,什么也不说。见莫凡没有动静,包荣兴向前迈了几步,走到莫凡跟前,见那人有些慌乱的向后挪着步子,包荣兴抓住莫仓鼠的爪将他重又拉回自己面前,一手撩开莫凡的刘海,被莫凡脸上挂着的表情吓了一跳。

 

面前的人脸颊潮红,皱着好看的眉,抿着淡红的嘴唇,眼角闪着些许的光,瞳孔里盛满了委屈不满,又带有些迷茫,凑近了包荣兴还能闻到些许酒气。

 

【莫仓鼠你喝酒了?】包荣兴试探着问道。

 

【一点而已……】莫凡小声回应,又低下头去。

 

【啊没想到莫凡是喝了酒后就会哭鼻子的类型呢】包荣兴似乎找到了今晚莫凡不对劲的原因,弯下腰与莫凡对视【想到什么不爽的事了?】

 

唯一不爽的事就是被你跟叶修在网游里追杀吧。莫凡在心里嘟囔道,但表面上却动了动嘴唇【没…还有我才没哭】说完便绕过包荣兴向前走去,身子却不由自主晃了晃,也有些晕乎乎的。都怪自己胡思乱想,还灌了几杯酒,现在后劲上来了。莫凡这样想着,忽然感觉身体悬空,等回过神来他整个人已经在包荣兴的肩上了。糟糕,脸又烫起来了……莫凡摸了下脸,继而拍拍包荣兴的背【快放我下来】开什么玩笑,这可是在大街上……谁知对方完全没有要把他放下来的意思,就这样扛自己悠然自得的向前走,还顺势捏了几把自己的屁股。果真是流氓啊,混蛋。莫凡在包荣兴的背上咬牙切齿。

于是街上的人们就看着个将近一米九的大高个,扛着只捂着红脸的仓鼠(大雾),招摇过市。

TBC.

某不坦率君的故事(上)

嗯总之这就是一个不坦率的一方担心被甩的故事【笑】

肉很快就好了…【立flag】

就当是包子生贺。

 

 

 

事情是从几天前开始的……

 

在兴欣的一次职工聚餐(什么鬼)上,莫凡仍保持着【沉默是金】的原则在一旁默默磕着沐澄带来的瓜子,顺便给旁边的一群摄入酒精的神经病做下背景。在手里的瓜子磕完一半时,方锐忽然靠过来,很显然也喝了不少酒,酒的度数较低,但几杯下肚整个人还是有些迷糊,而另一边老魏包子拉着其余人灌得正嗨,鱼市这边迷糊的点心大大跟莫凡聊起天来。至于聊天内容大概是从H市的风景土特产聊到荣耀兴欣在转移到关于恋情上去(啊春心少女心荡漾吗点心大大)

 

【呐呐莫凡】方锐喝光杯中的酒转过头盯着身旁的人【跟你做爱的话,会很无聊吧】

 

完全没想到会被人这么说的莫凡被口水呛到,急忙敲打胸部不住咳嗽。啊好像被人用言语侵犯了一样。

 

方锐见莫凡没有作声,自顾自的继续说【啊小莫凡就是那种撩拨起对方的欲望又拒绝的那种吧】顿了顿,拿起桌上的酒杯再将手中的杯子倒满【偶尔也主动一次吧,不然的话……】

 

莫凡的脸皮薄,在方锐提到做爱时就已经两颊微烫,而现在脸红得像小学生的红领巾一样,只好低着头好让其他人看不到自己通红的脸颊,而又思索着方锐口中未说完的“不然”。

 

【小莫凡可能会被提分手喔】留下这一句话,方锐便又加入到神经病团中去了,喊着要老魏输个痛快,还误伤了百花【来来来老魏,这把一定让你输个落花狼藉】只留下继续做背景的莫凡独自消化着自己会被恋人甩的可能性。

 

那个人就是是包荣兴。

 

两人刚确立关系不久,在一起的过程也很简单,一方主动告白,一方红着脸答应。告白的自然是乐天派包荣兴,包荣兴不直,莫凡也半弯不弯的,对包荣兴也没有太讨厌,两人就这样简单确立了关系。现在回忆起来,莫凡对不久之前包荣兴的告白有了几丝怀疑和忧虑。他当初告白真的不是一时兴起吗,自己的不坦率会影响两人的感情吧,这样下去自己…真的…会被甩吧?!

TBC.



莫凡操纵着电脑荧幕上的莫白悄悄在丛林中移动,寻找着便于隐藏的有利地形,等待着野图BOSS被击杀的一瞬间拾取自己有兴趣的装备。虽然已经成为职业选手,但莫凡仍在空闲时就到网游中做回那个独来独往的拾荒者,只不过用小号就是了(用大号的话估计连主城都出不去吧)。而此时正是夏休期,大部分职业选手都会选择外出旅游或进行其他活动来放松一下,而兴欣众也不例外。一大早,老魏便招呼留在战队的几个人组团到网游里抢B去了。

 

【要是野图B没抢到被其他公会击杀了,莫凡你可要把掉落的装备抢过来!】老魏极(chou)其(bu)严(yao)肃(lian)的叮嘱莫凡。而莫凡本人也没有拒绝,拾荒可是他在加入兴欣前在网游中的拿手活。即便表达不出,但莫凡心中还是对自己拾荒者的素质颇有自信的。

 

然而现在,莫凡对这种自信产生了怀疑。

 

来自背后的灼热视线让莫凡很不舒服,甚至有些莫名的紧张,在变换位置时几次手抖将莫白多移动了几个身位格,差点就被各大公会的人看到。反复几次,莫凡心里对这恼人的视线很是排斥,却又对这视线的主人——包荣兴无可奈何。

 

莫仓鼠心里憋屈,但莫仓鼠不说。


TBC.

关于包子【草草完结】

“原来莫凡不喜欢肉包啊,”包荣兴挠挠头,“明明前几天还吃的很开心的说。”

——连续一星期你都很开心的吃肉包试试!还有小爷哪里开心了吃个肉包而已!莫凡愤愤的想着。

唔,包荣兴确实是连续一星期都吃肉包,而且现在也是很开心的嚼着。。。

见面前的人儿依然撇着脑袋,腮帮子鼓的越来越大,包荣兴只好将嘴里的最后一只肉包咽下:“走啦莫仓鼠,老大带你出去搓顿!”




。。。然后,他们就出去吃了豆沙包

 

原谅我实在写不下去了。。。就这样吧,实在不行补篇包莫的肉。。

FIN

关于包子②

唔。还是写吧☆*:.。. o(≧▽≦)o .。.:*☆

“莫凡?莫仓鼠?天蝎座?”刚将热乎的肉包摆到桌上的包荣兴盯着厕所磨砂玻璃上映现的模糊身影——满头黑线躲进厕所的莫凡甚是不解ヾ(゚ー゚ヾ)^?

见里面的人没回应,包荣兴默默走到厕所门前:“你有本事躲厕所!你有本事开门啊!别躲厕所不说话我知道你在那!”在循环了近十遍后,包荣兴成功get到生无可恋的莫凡x1 :D

“唔?傅文佩你出来啦?!你有本事……唔”
“包荣兴你再唱我就真去抢男人!”莫凡随手抓起桌上微凉的肉包塞进面前人的嘴里,并拼命往里戳,那人却也不恼,抓住那只白皙修长的手,嚼了几下把嘴中的肉包咽下:“天蝎座,别闹,肉包都凉了。”

包荣兴拉着莫凡到桌边,而后者一脸不情愿,被拉的手不住挣扎着,但仍是挣脱不了对方紧握的那只爪(雾),只能由包荣兴牵到桌边,再泄愤似的往椅子上一坐,头往另一个方向一偏,又回到平常沉默的仓鼠(不)设定(。•ˇ‸ˇ•。)。而包荣兴对凉了的肉包感叹了一番又往嘴里塞了几个。

“诶,莫凡怎么了?昨儿晚上落枕了吗?”包荣兴见对面的人没有动作又偏着头表示关怀,表示完后看见那人的眼角微微抽搐(。。。)

——落枕你大爷啊(╯‵□′)╯︵┻━┻小爷正在沉默中爆发你个包星人看不出吗!!!

完全没被莫凡心理活动光波波及的包荣兴还一本正经地表示自己对落枕的痛苦的理解:“莫凡小弟一定被落枕折磨的苦不堪言了吧,不过放心吧有我呢,我肉包骑士一定会救公主(大雾)脱离苦海的!”













然后。。然后就公主就脱离苦海了。。
——TBC

关于包子①

早饭吃包子的脑洞。。。

 

陈果——兴欣的老板娘,战队的物质粮食来源走不了路了...具体来说是在她老人家亲自换二楼训练室天花板上的吊灯时不慎Xiu~的一下从凳子上失足崴到了脚,这倒也不太严重,物质粮食来源陈果表示自己休养几天就好,谁知在包子的夸张说辞下众人决意将陈果送进了H市的某医院…这样一来,兴欣众的早中晚三餐就成了个problem。 

鱼市,积极的包子大手一挥:no problem!从此接过了每天跑腿为战队买饭的任务,而本人也乐此不疲地每天来回跑三趟腿。

 
 

包荣兴每天都会去街角的那家店,店主人很好,很快就跟每天光顾的包子熟络起来,店里的饭菜虽然只是些家常小菜但也很可口,但包子每天拎回来的都是两大袋热腾腾的包子。。。(这不是病句)而且还都是肉馅的。。。

对此方锐一度吐槽自己要成包子了还嚷嚷着说不要吃同类、安文逸罗辑两人在大学上课很好地避过了肉包的迫害、唐柔苏沐澄两个女生有时候会逛个小吃街换换口味、老魏也常跟结识的兄弟们在外面吃个饭聚一聚、一帆小天使受好友的邀请请假去了B市、心脏叶抱着泡面桶说别理他,剩下的莫凡成了肉包迫害最深的可怜人。。。

尤其是在早上刚睡醒眼前一片朦胧的美好时刻,被肉包味逼进厕所的莫凡表示心好tired\("▔□▔)/

TBC——

 

脑洞1

沉睡了上百年的机械缓缓运作着,大小不一的齿轮紧扣着相互摩擦,发出尖锐刺耳的声响,像是在彼此诉说着长达百年的噩梦。白色蒸汽从骷髅王和幻骑士的机体内喷出,缭绕在两具机体周遭,形成一层弯弧状的薄壁,将两具相对而立的机体罩在里面——这是它们的解放,也是变相的束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