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文败类

中度抑郁/思维跨越/斗志尚未充值

某不坦率君的故事(中)

目测下篇要走外链。



【终于把这群醉鬼拖回来了】陈果将几个醉成烂泥的人拽到宿舍床上,揉了揉发酸的肩膀,回头对扛着莫凡的包荣兴招呼了一声【包子你安顿好莫凡也快睡吧啊】

 

【哎好!你先回房吧,老板娘】包子把扛在肩上的莫凡又向上托了托,向陈果应了声,打开房门,大步跨进,弯腰把肩上的莫凡放在床上,原本挂在肩上的仓鼠身子一沾床就把自己蜷缩成糯米团裹进被子里,一会儿包荣兴就听到了被子里传来的细小的呼噜声。打扰人家睡觉总是不好的嘛。包荣兴这样想着,把床头灯打开,调暗,把莫凡一并裹进被子里的鞋子扒拉出来,抬眼看到暗黄色的光线打在恋人的脸上,睫毛还微微颤动着。【睡的很香嘛,真像只仓鼠一样】包荣兴小声嘟囔着,接着便找了条浴巾去洗澡,临走前一并将房间里的白炽灯关上了。

 

【啪嗒】

 

莫凡睁开眼,床头的暗黄色的灯光并不刺眼,揉了揉仍充满困意的两眼,莫凡从被子里钻出来,背靠着床头愣愣地坐着,眼睛盯着眼前白色的被单,脑子里空荡荡的,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去思考。这种放空状态不知持续了有多久,莫凡一晃神忽然想到包荣兴。

 

包荣兴。

 

包荣兴包荣兴包荣兴...

 

满脑子都回响着包荣兴,念着包荣兴这个名字,大脑渐渐活跃起来,全身血液也涌动循环起来,莫凡嘴唇微张,想呼唤出脑海中的那个人的姓名,但嗓子似乎被封住了,半天只能发出细微的声音。喉头好干好涩,莫凡用手按了按喉咙,接着便听到【咔嗒】一声,房门开了。

 

开门走进来的自然是包荣兴。

 

莫凡在听到开门声的一瞬间条件反射地想要伸出胳膊,但在看到包荣兴走进来时动作一顿,包荣兴显然正从浴室出来,只在下身裹着一条浴巾,左手按着条毛巾在湿漉漉的头发上擦拭着,向床边走过来,【醒了?】包荣兴开口,空闲的右手拉住莫凡伸出的下落的手臂,四指沿着手臂内侧滑到手心,拇指在莫凡凸起的指骨上轻揉着,莫凡的身子不由自主打了个颤栗,隐隐觉得面前的恋人很是陌生,陌生的可怕,像是忽然发现家中傻里傻气会摇着尾巴屁颠屁颠跑来接你回家的金毛犬忽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头成年狮,一双兽眼里透着冷漠,轻浮,还有...想要把自己拆食入腹的欲望。

TBC.

评论(1)

热度(7)